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
扫描关注来硕微信公众账号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请不要以法律的名义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王文忠

来硕律师2015-11-05来硕新闻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原告王文忠先生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诉北京市公安局平谷分局东高村派出所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的诉讼代理人,参加本案的庭审。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关于本案事实
  原告于2015年3月17日通过信函方式向被告寄送了履行法定职责申请书,请求被告履行为其子小齐(化名)办理户口登记的法定职责。但时至今日,被告既未对原告提出的履责申请予以答复,更未履行其户口登记职责。
二、本案的法律适用
  1、《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三条规定:“户口登记工作,由各级公安机关主管。城市和设有公安派出所的镇,以公安派出所管辖区为户口管辖区;乡和不设公安派出所的镇,以乡、镇管辖区为户口管辖区。乡、镇人民委员会和公安派出所为户口登记机关。”
  可见,被告是法定的户口登记机关。
  2、《户口登记条例》第七条规定:“婴儿出生后一个月以内,由户主、亲属、抚养人或者邻居向婴儿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报出生登记。”
  该条规定了确定婴儿出生户口登记机关的基本原则,即婴儿的常住地。本案中,小齐的常住地为北京市平谷区东高村,因此,被告作为小齐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具有为小齐办理户口登记的法定职责。
  3、被告所依据的《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九条:“育龄夫妻生育子女,实行《生育服务证》管理,具体管理办法由市人民政府制定。”该条是关于《生育服务证》管理的规定。
  《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四十一条:“育龄夫妻一方或者双方为外省市户口,违反规定生育的,夫妻本人及其子女的户口不予批准进京。”该条是关于户口不予批准进京的规定。
  以上两条与户口登记无关,即使将第四十一条的子女户口批准进京等同于婴儿出生户口登记,该规定也与其上位法《户口登记条例》的前述规定相抵触。
  《北京市生育服务证管理办法》第九条:“领取了《生育服务证》的夫妻,在其子女出生后,应当持《生育服务证》和医疗机构出具的《出生医学证明》到户籍部门办理新生儿入户手续。
  违反《条例》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应当持县级以上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出具的缴纳社会抚养费的证明和医疗机构出具的《出生医学证明》到户籍部门办理新生儿入户手续。
  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应当加强与户籍部门的联系,双方应建立新生儿入户情况的通报制度。”
  虽然该条要求夫妻在办理新生儿入户手续时持《生育服务证》或缴纳社会抚养费的证明,但此程序性要求仅是对具体办事流程的细化,不应理解为系对新生儿落户所附加的前置条件,否则同样与《户口登记条例》相抵触。根据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基本原则,并结合《立法法》第八十八条:“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之规定,作为法律的《户口登记条例》其效力显然高于作为地方政府规章的《北京市生育服务证管理办法》,在二者相抵触时,应当适用法律之规定。
  综合1、2、3可知,被告以原告未持《生育服务证》或缴纳社会抚养费的证明作为其拒绝为小齐办理户口登记的理由,显然是错误的。更何况在本案中,并非原告拒绝缴纳社会抚养费,而是平谷区计生委拒征社会抚养费。
  4、《公安部 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加强出生登记工作的通知》(【88】公治字106号)第二条:“任何地方都不得自立限制超计划生育的婴儿落户的法规。对未办理独生子女证、没施行节育手术、超计划生育婴儿的人,以及早婚、非婚生育婴儿的人,应当给予批评教育直至进行行政和经济处罚,但对婴儿都应当给予落户。”
该《通知》明确要求任何地方都不得自立限制超计划生育的婴儿落户的法规,北京市当然也不例外。任何将计划生育与婴儿落户予以捆绑挂钩的规范和行为,均是对该通知要求的严重违背。
  5、公安部《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批转公安部关于解决当前户口管理工作中几个突出问题意见的通知>有关问题的通知》(公通字【1998】65号)第二条:“各地在制定具体户口政策时,要注意把握好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关于婴儿落户随父随母自愿的问题。自1998年7月22日《通知》下发之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新生婴儿落户随父或者随母自愿的政策。凡新生婴儿包括非婚生的、超计划生育的,既可以在父亲也可以在母亲常住户口所在地户口登记机关申报常住户口。任何地方不得在新生婴儿落户随父随母自愿政策上增加任何限制条件。”
  被告拒绝为小齐登记户口并认为小齐应当在其母亲户口所在地登记户口的做法和认知显然违反了该《通知》要求的新生婴儿落户随父随母自愿政策(并且属于性别歧视),其要求原告持《生育服务证》或缴纳社会抚养费的证明才能为小齐落户属于增加限制条件。
三、户口登记不应和计划生育捆绑挂钩
  中国的户籍制度,作为政权强化极权管制的工具性措施,不但构成了对公民迁徙自由的不当侵害,同时其城乡二元隔离和地区区域区隔的户籍管理模式,也是造成城乡发展和地区发展巨大落差和失衡的主要罪魁。在本质意义上,正是“万恶的”户籍制度,才产生了今天庭审的案件,才造成了小齐无法在其居住地正常落户的现实悲剧。
  然而,在现行户籍制度下,登记户口并拥有合法的公民身份,又是作为一个自然人在一国境内生活(居住、出行等)、学习(接受各类教育和培训)、就业、结婚并享受各类基于身份而享有的社会福利待遇所必需。(事实上,即使在不实行户籍制的国家,也都会有基本的身份登记制度。)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个没有户口的“黑户”的人,势必难以生存、举步维艰。
  将户口登记与计划生育捆绑挂钩,事实上是将两个不同的行政机关在履行各自职责过程中所涉及到的不同的法律事项及程序混于一体,这样的做法显然既不符合行政机关职权分立各司其职的权力划分,也违背了依法行政的原则精神。
  虽然早在1988年公安部、计生委联合发布的《通知》中就明确要求不得将落户与计生挂钩,但这一政策始终未得到很好地贯彻落实。直到2014年江西、山东、江苏等省陆续出台将落户与计生脱钩的具体政策后,这一户政乱象才逐渐获得纠正,户口登记作为人的基本权利不应受制于任何其它限定条件,也逐渐成为官方和民间都能认同和接受的普遍共识。
四、结语
  本案中,小齐的母亲系初婚初育,其生育权显然应获得法律的充分保障。现行法规以小齐的父亲在前一段婚姻中已生育二子为由,认定小齐属违反规定生育,这样的法规已然侵犯了公民最基本的生育权利,已然突破了天赋人权和自然正义。这样的恶法,理当废止。
  本案中,原告为平谷居民,原告夫妻长期居住、工作在平谷区,小齐若不能在平谷落户,势必严重影响到孩子的家庭生活和学校教育,既不利于其健康成长,也不利于一个家庭的团结与和睦。
  法律,应能使人内心安祥,而不是心潮激荡;法律,应让人生活得更美好,而不是变得更糟;法律,是为了促进和保障人的自由,而不是去限制和剥夺人的自由。
  艾略特说:“法律是为了保护无辜而制定的。”因此,请不要以法律的名义让一个无辜的孩子受到伤害!
代理人: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
燕薪、周彤律师
                       2015年10月8日
文章关键词